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觅法通 在线合同撰写 | 委托法律服务 律师委托服务 觅管通会员 客服中心
  首页 写合同 拟文书 找律师 查法规 看案例 想咨询 要加盟 建规章   管理资料 焦点时评 论坛 博客

非血缘交叉换肾:救人第一不谈伦理

2008-6-23 10:10:00  海南经济报
  两个尿毒症患者,急需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来挽救生命,但各自家里所有的亲人都未能与其配型成功。就在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两个家庭中各自肾源提供者恰恰能与对方进行匹配,只要交换一下,双方都能得到最好的手术效果,两个家庭在经历了多种波折后最终一起从湖南来到广州准备做交叉换肾手术。但是,按照去年5月1日执行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定,非血缘和家庭关系的活体器官供应,不能进行。而因为他们是交叉、有条件的非亲属捐献,在目前法律上是真空。所以,广州的医院拒绝为两人做手术。
  1月7日,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经过研究为两人做了换肾手术。至此,这个曾在广州备受争议的交叉换肾事件,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交叉换肾广州遭拒海南成功
  交叉换肾:手术很成功,患者正在恢复中
  7日早上8点30分,何一文、何志刚及何大兵、史道红被同时推进手术室,直至当日下午5时,四人在同时接受了近10个小时的肾移植手术后,被安全地推出手术室,两个生命燃起了新的希望。
  8日,记者来到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住院部的普通病房内,捐肾者何大兵及史道红正卧床休息,两家家属也正里外忙活着,“现在我女儿和何志刚都还在ICU病房里,连我们家属都不能进去看她。”何一文的母亲对女儿目前的身体状况显得很担忧。经历了一次如此大的手术后,何大兵和史道红眼前只有一个感觉“太疼了,不敢乱动”。为了保证两位捐肾者的恢复状态,两家家属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而对于手术在广州遭拒,在海南却顺利完成的个中原因,两家家属也都婉言拒绝回答。
  而已经成功交叉受捐肾的何一文及何志刚在ICU病房内,四套严实的玻璃门“把关”,各种仪器摆满病房,时刻监测着两人的恢复情况。据介绍,何一文四人均需要十天左右的恢复期,若无出现异常情况便可出院。
  患者家人:对这次手术将铭记一生
  来自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的何一文母亲是第一次来海南,从何一文得病以来,她和丈夫一直辗转于常德和广州之间,现在来到海南,尽管女儿、丈夫需要她两头照顾,但她觉得“命都捡回来了,再辛苦都值了”。但现在何一文母亲心里最大的事,仍是医药费的问题,“之前看病,把钱都花光了,以后一年4万块的营养费实在是没有着落了。”
  何一文的母亲告诉记者,在几个月前,他们一家与何志刚一家还素不相识,如今,“亲的跟一家人一样”,她说,在这段相互鼓励的日子里,他们与何志刚一家结下了很深的感情,现在何一文和何志刚的身体里,保留着双方亲属的器官,“这不仅是几个小时的肾移植,也是一辈子的铭记”,何一文的母亲经历了这件事后很感慨地说。
  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救人第一不谈伦理
  此次为何一文与何志刚做换肾移植手术的,是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肖劲逐院长。昨日下午,肖院长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之所以会主动要求为何一文、何志刚双方进行肾移植手术,最重要的原因是“救人第一”,在双方亲人供肾条件平等的情况下,使患者得到最大的利益。“双方并不存在买卖关系”,肖院长说,考虑到此次4个人同时手术,手术的风险很大,对手术的要求很高,特别是供体的安全最重要,这就需要做手术的医生更加细心,考虑更加周全。医院上下做了精心的安排,在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经过近十个小时的手术,使双方患者移植成功,目前患者情况很好,供体的恢复情况也很好,等拆线后供体就可出院,患者两周后可出院。
  至于何一文及何志刚两个家庭是否有向该院递交协议和证明,肖院长表示,“手续是一定要办全的”,但对于该院伦理委员会如何看待条例和伦理问题,肖院长对此避而不谈。
  海南省卫生厅:手术决定权在于医院
  记者随后就省农垦总局医院是否已将此事上报给上级有关部门的情况,对海南省卫生厅有关部门进行了采访。据省卫生厅医政处有关负责人介绍,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是卫生部门指定的我省唯一一家可以进行肾移植手术的医院。肾移植手术决定权在于医院,医院可自行按照法律法规进行肾移植手术,但手术后30天内需向卫生厅汇报肾移植情况,卫生厅也将于半年后将向卫生部汇报肾移植情况。
  周小华:手术不违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
  在病房外的院子里,交叉换肾的全程“见证人”,湖南省常德市肾病协会会长周小华正在接受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省内外媒体的采访。显然,在这次交叉换肾事件中,周小华的受关注程度并不亚于当事人。
  当初,双方都在等待一个合适肾源出现的时候,周小华将两家人的血型全部送到了广州某三甲医院进行匹配检测,结果,该院潘光辉教授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交叉换肾”,但因该院伦理委员会未能通过,手术被搁置,“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海南省农垦总局医院的领导联系到我,表示希望为何一文和何志刚做手术,大家听到后欣喜不已,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海南”两家的病情也一直牵动着周小华的心。
  但至于这起在广州被否决,却在海南顺利通过的“特殊”手术,周小华有他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广州医院方面没有错,他们也只是依照条例办事,海南农垦总局医院伦理委员会全票通过,除了因为我们递交了一份证明和协议书外,最大的想法还是以救人为主。”周小华称,在广州某三甲医院接受伦理委员会研究期间,并没有被告知需要什么手续和证明,只是让何一文及何志刚两家家庭补充了其所在的派出所和居委会的有关证明,“没想到,这些证明,根本不符合条例里规定的。”
  周小华说,来到海南后,在省农垦总局医院院方告知的情况下,双方家庭补交了“自愿捐献协议书”以及“双方帮扶形成的经过”,因此,手术被该院伦理委员会顺利通过,并得到了尽快实施。“这次手术是在既不违背条例,又在伦理接受范围内进行的,是一次成功的救人‘行动’”周小华说。
  周小华称,在其接触过的以往换肾病例中,接受了配型吻合的肾移植后,身体不仅不会有影响和出现排斥现象,还会因比以前更注重健康的生活方式,身体状况会比换肾前更好。但目前何一文及何志刚在医疗费方面还是一筹莫展,至今两个家庭只向省农垦总局医院交了4万元的住院费,其余的治疗费是两个家庭目前最担忧的事。
  一个可以挽救两个人的大胆想法
  两个等待换肾的尿毒症患者
  17岁的何一文来自湖南省临澧县,去年4月的时候,正在读高二的她突然发现身体出现不适,前往医院后被查出患有尿毒症,这个消息对于刚刚处于花季年龄的她无异于晴天霹雳。由于病情状况的不允许,小文只好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学校,回家住院接受专门治疗。
  同样来自湖南省常德市的39岁男子何志刚也是一名尿毒症患者,96年之前,志刚是常德无线电元件厂的一名普通职工,身高不高的他给人感觉非常精干。随着工厂倒闭,下岗后的他一直在外面和妻子靠做点小生意为生。没想到去年5月份的时候,身体一贯很好的他突然感觉做起事来非常吃力,而且伴随着血压直线上升。前往医院检查一开始医生说可能是肾炎,之后又解释为肾功能不全,到最后得出的最终结论让他眼前一黑,“严重的尿毒症,晚期”。
  一个大胆的想法:交叉换肾
  就在双方都在等待一个合适肾源出现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遇将这两个原本陌生的家庭拉到了一起。在常德市肾病协会会长周小华的联系下,两家人的血型全部送到广州某三甲医院来进行匹配检测,一个惊人的结果让之后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该院潘光辉教授的心里产生,受捐者何一文的血型是O型,其父亲捐献者何大兵的血型是A型;受捐者何志刚的血型是A型,其表哥捐献者史道红的血型是O型,如果能交叉互换一下,这不就是一个最好的匹配结果了吗!经过进一步的检测,如果按照之前相映的血型匹配结果,如果可以互换捐赠,将是一个可以称为“绝配”的选择。
  然而当常德市肾病协会会长周小华把这个消息和想法转达给两个家庭后,另一种声音却在这时响起。“我的肾可以捐给你,但绝对不可以捐给别人”何志刚的表哥史道红首先提出了这样的异议,在史道红的心理实在无法接受把自己肾脏捐献给一个陌生人的做法,与此同时在何一文的家里也有类似的意见出现。原本柳暗花明的机会在这一刻蒙上了一层阴影。为此,何志刚多次对表哥史道红进行劝说,“你救了她就等于是救了我,这样交换的结果比你直接提供给我的效果要好得多,这是一个对双方都好的办法”在何志刚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表哥史道红终于渐渐想通。另一边何一文的爸爸为了能挽救女儿的生命传来话,“只要配得上,我、孩子她妈、她爷爷的肾随便你们选。”就这样双方终于再次走到了一起。
  手术面临法律与伦理道德的阻碍
  去年12月16日,两家人终于踏上南下广州的火车,为了这一天他们已经等待了多时,希望摆在了两个家庭每个人的面前。经过近一个星期的休息与检查,4名捐赠与受捐者都已经把状态调整好,就等待着手术日期的确定。然而就在这时却传来了因为医院伦理委员会未能通过,手术将被暂缓的消息。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医院器官移植中心7楼的病房外,刚好看到何志刚脱下病号服走到大厅的窗前向外深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记者,何志刚难掩心中失望的神情,苦笑着表示,原本医院是计划第二天就进行手术的,但上午的时候,陪同他们过来的常德市肾病协会会长周小华告诉他,由于目前国家对他们这种亲属活体交叉换肾移植的相关法律规定还是一个真空地带,而医院方面也需要经过相关伦理委员会的通过,然后还需要报请省委生厅批准才能实施手术,所以原定第二天的手术可能要延期。听到这个消息,两个家庭所有的人瞬间仿佛被推进了一个冰窖,这也就意味着谁也不知道何时能有准确的答复进行手术。
  家庭交叉活体捐肾已有先例
  2006年4月,武汉同济医院,湖北有两对夫妻成功实现了交叉捐肾。这也是我国第一例家庭交换器官移植手术。当时,吴正同、李翠英夫妇和李传俊、钟立珍夫妇来到同济医院。李翠英已经是第二次接受肾移植手术了,这一次,丈夫吴正同准备把自己的肾捐给她。而在另一对夫妻李传俊和钟立珍之间,患病的是丈夫李传俊,但经检测,妻子钟立珍是A型血,与李传俊的O型血不相容,钟立珍不能把自己的肾捐给丈夫。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发现,原来吴正同的血型正好和李传俊相配。在研究所的协调下,吴正同同意捐肾给李传俊,而钟立珍与李翠英也配型成功,于是,两对夫妻达成交叉捐肾的协议,男给男捐、女给女捐,解决了男女捐肾染色体不同的问题。手术的成功让两个家庭同时获救。
  而在2007年5月1日《器官移植条例》实施后,武汉同济医院、广州军区第二总医院以及解放军153医院也分别在符合《条例》相关规定的情况下进行了5例的亲情交换器官移植手术。
  各方专家的意见和说法
  伦理学家:可以探讨后再尝试

  据介绍,从器官移植开始,伦理学问题就出现了,伦理学优先于器官移植的技术,伦理是第一位的。而伦理学的核心就是不要对病人造成伤害。在目前医院进行器官移植,都需要医院的医学伦理委员会通过才可进行手术。
  针对两家人的“巧合”,广州医学院医学伦理学专家李幸民教授指出,对两家进行移植的医学技术水平达到了,从朴素的感情来说,是两全其美的事。但是,执行起来却遇到了伦理上的难点。亲人以外匹配的几率非常小,以前的伦理学对这部分人的思考不足。
  他认为,单从这一个案来说,应该没有对法律和伦理有非难的地方,“宪法规定要维护人类生命和健康,而《条例》虽然规定不能进行非血缘和家庭的活体器官供应,两家人的做法虽然与《条例》不符,却并没有违反宪法。”他解释,只要不违反宪法,这个法规可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去修改。法律、法规、法规条文没有覆盖的领域出现了暂时的问题,可以人为的做补救。“我认为,针对这个个案,依据现在法律和伦理的程序,在不违宪的情况下,是可以探讨的,最终可以做尝试。”
  器官移植专家:法律上是真空地带
  《条例》虽然明确规定了非血缘和家庭关系,不能进行器官移植。但是,对于这种“有条件的非亲属移植”,《条例》和其他法律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有对等的交换是一个特例,但法律目前还不完善,也没细化,最终的解释在卫生部。”中华器官移植学会副主任陈忠华指出。
  而此类型的手术在国内不是没有先例,2006年,《条例》还未执行前,湖北的两对夫妻交叉捐肾给对方的丈夫、妻子,此次手术的实施者就是陈忠华教授。作为中国首例亲属活体交叉换肾移植手术的实施者,陈忠华认为,既然法律在这个特殊的领域里是空白的,那么,就可以实施手术,但有争议。最终的解释也在卫生部。
  陈忠华同时指出,在中国医患纠纷多的情况下,进行此种手术需要非常谨慎。“他们建立在交换的前提下,而两个供体的肾不可能是绝对的平等。一个受捐者效果不好,另一个效果非常好,两家之间是不是会有矛盾,到时候这个矛盾该由谁来负责,家属、医院、法律制定的政府部门?”陈忠华教授进一步指出,如果出现两个患者效果不同时,差的一方是需要效果好的一方还钱,还是还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进行手术,医生让患者及患者家属的知情同意项将做得更复杂、详细。
  医学伦理学专家:控制供体者是为防止器官买卖
  “不是亲人的器官,有潜在的商业化隐患,交易、买卖器官有可能出现。”广州医学院医学伦理学专家李幸民教授指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条例》才对活体移植的供体有了严格限制。如果这个特殊个案得以进行,突破限制,以后有这种个案也这样做,那就如洪水泛滥,将不可控制。最主要的是,有人利用这个特殊个案得到启示,做变相的器官买卖。那么,这个市场将无法控制。
  广东省卫生厅:不可能为了巧遇而违规
  据介绍,如果要进行《条例》规定的活体器官捐献人以外的移植,需上报医院的伦理委员会,通过后再上报给卫生厅,有时需再上报给卫生部。如果哪一级批了请求移植手术的申请,就可以不再上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透露,目前卫生厅没有接到医院发来的请求,只是有一个关于事件经过始末的情况说明。“院方说,在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就已经否决了。”据悉,医院伦理委员会以8:1决定暂缓手术。
  “虽然很巧,但是不能为了巧遇而违规。”廖新波认为。
  卫生部副部长:活体器官捐献要有血缘关系
  据介绍 ,目前移植器官的器官来源,总要通过三种形式:一种是尸体供者:这是最常见的器官来源。通常是脑出血和严重脑损伤被诊断为脑干死亡的患者。二是活体供者:大多数活体供者通常是在血缘关系的亲属之间进行肾移植,感情密切的人之间也可以进行,如夫妻之间。三是无心跳供者:这类人通常是因为事故死亡。
  我国1966年做了第一例肾移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指出,随着技术层面的进步,器官移植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很多伦理和法规上的问题,再加上少数单位有器官买卖、网上招揽病人等问题,导致国际社会的非议和批评。鉴此,去年3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5月1日起全面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十条明确规定: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
  黄洁夫副部长曾经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以上内容:国外的活体器官移植包括两部分,一个是血缘上有关联的,另一个是感情上有联系。但我国现在实行的是第一类,一定要有血缘关系。因为要严禁器官买卖的情况,金钱的问题、权力的问题,就可能会出现活体供应失控的情况。在现阶段,一定是要有血缘关系的移植。这是为了规范工作,随着社会的进步,器官移植法规管理建设逐步成熟后,才可考虑逐步让感情上有联系的亲体移植。“帮扶关系”是指有家庭关系或监护人的关系,养子、养女、夫妻关系等,实际上已经是一家人亲密关系。《条例》上规定了,监护人、有明确的家庭关系的也可以移植。
【已有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发送朋友][ ][打印]
全站检索:
合同撰写系统
智能撰写
调用范本
范本下载
在线委托法律服务
委托撰写合同
委托审核合同
您可以委托觅法网为您撰写合同,专业人士构成的团队服务,保证您的合同权益和安全。 体验>>
撰写文书
审核文书
订制服务
律师委托服务
细分需求 聚合竞价 监督服务
服务需求专业分析 服务律师可供选择
服务领域专业细分 服务质量全程监督
觅法网承诺:委托觅法网提供同一律所的同一律师服务,觅法网为您优惠5%。
觅管通会员服务 详情>>
为企业提供合同、劳动用工、规章制度合法性审查等法律咨询服务
经济合同审查减少企业潜在损失
劳动用工专业咨询保障企业用工安全
规章制度合法性订立降低法律风险
热点图文
关于觅法 - 觅法通 - 觅法服务 - 联系我们 - 客服中心 - 付款方式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6 34la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人和脉道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证070687号 京ICP备11014993号-2